武威新闻网 | 武威信息港,武威门户,武威新闻,武威论坛
当前位置:武威新闻网 > 报摘动态 > 正文

联合早报 中国贪官海外好日子无多

  8月11日电 新加坡《联合早报》11日刊文称,今年3月由沙特阿拉伯主导、针对也门境内胡赛武装的军事打击已持续数月,然而数月之后,也门局势仍然混乱。除了也门西部尤其是西南部地区,仍处在什叶派胡塞武装和政府军逊尼派支持者之间激烈交战,也门东部地区各派力量的对比也渐渐发生变化。

  文章摘编如下:

  5月20日电 5月18日,涉嫌贪污的中储粮前官员乔建军的前妻赵世兰在美国洛杉矶联邦法院受审。美国《侨报》日前刊文表示,在美逍遥的贪官们,恐怕好日子无多了。他们原以为按照自己精心设计的“路线图”能在美国享乐无虞,不料中国“猎狐”队未至,却先等来了美国的司法制裁。

  文章摘编如下:

  活跃在也门地区的“基地组织”主要是其重要的组成部分“基地组织阿拉伯半岛分支”(以下简称“基阿”)。“基阿”成立于2001年,主要由当时的“基地组织沙特分支”和“基地组织也门分支”联合而成。“基阿”的成立背景,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当时的“基地组织沙特分支”在九一一事件后于沙特国内生存压力加剧,因不得已选择的“合并”,以求保留实力。

  当“基阿”的重心由沙特转至也门后,使得“基阿”得以发展扩张。2011年也门遭遇政局动荡,“基阿”更是迅速壮大,在也门南部和东部逐渐扎下根来。

  去年年底,随着胡赛武装不断南侵,以及今年3月随着沙特及其盟国对也门的空袭加剧,也门国内秩序陷入混乱。“基阿”乘机在也门东部占据大片土地,尤其是也门东部的哈德拉毛省。也门在哈德拉毛省的势力扩张得很快,并且在今年4月占据了省首府穆卡拉。驻守穆卡拉的也门哈迪政府军士兵在“基阿”袭击下望风而逃,将空城交给了“基阿”。

  同其他地区的“基地组织”类似,“基阿”不过于直接介入地方政治,反而采取与当地部落和地方实力派联合的方式维系自己的力量。

  沙特的独特影响

  此外,哈德拉毛的“基阿”还帮助组织了地方上的一些部落组成自己的“小自治政府”,原来存在于也门政府时期的部落自治机构大部分得以保留,而“基阿”的责任则更多落在保护地方治安和重要人物生命财产安全之上。正因如此,哈德拉毛省南部在“基阿”占据之后,保持相对稳定。

  哈德拉毛地区还是也门为数不多的资源丰富地,尤其是当前也门遍地战火,哈德拉毛地区难得的稳定就为也门的石油生产和出口保留了为数不多的“独苗”。而哈德拉毛省难得的社会稳定,更吸引来自西部也门遭受战火蹂躏地区的大量难民。

  从过去数月萨勒曼的执政历程看,沙特在萨勒曼的领导下,一直希望化解同卡塔尔的“内部矛盾”,而将力量一直对外,遏制伊朗。

  除了国家层面关系,沙特和也门的部落之间也保持密切联系。

  哈德拉毛地区南部临海,北部紧邻沙特。对于沙特来说,哈德拉毛地区是沙特通往印度洋和红海的重要通道,毕竟波斯湾长期处在伊朗的“威胁之下”,一旦因为战火封锁,哈德拉毛将成为沙特原油出口的重要通道。因此,沙特一直注意同哈德拉毛当地部落势力保持良好关系。所以从3月沙特打击也门胡赛武装到现在,哈德拉毛地区并没有受到沙特空袭的袭扰。

  当然,“基阿”在哈德拉毛的扩张并非没有对手。“基阿”的对手主要有两个,一个是活跃在哈德拉毛西部地区的“伊斯兰国组织”武装;另一个则是控制哈德拉毛省北部大片地区的也门前政府军。从当前来看,“基阿”和“伊斯兰国组织”以及也门哈迪政府军,在哈德拉毛省形成脆弱的平衡关系。

  今年3月,赵世兰以移民欺诈、洗黑钱等罪名被美国检方起诉。乔建军目前虽仍在逃,但正被美国警方通缉。检方称,或以欺诈性移民为由将赵世兰驱逐出境,如此一来她就得“回家”接受中国的审判。

  在中国官方近期公布的百人“红色通缉令”上,乔建军名列第三。2011年11月,时任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河南周口直属库主任的乔建军卷款逃来美国,以虚构的投资移民方式获得公民身份,借空壳公司洗钱在西雅图购买豪宅。他们原以为按照自己精心设计的“路线图”能在美国享乐无虞,不料中国“猎狐”队未至,却先等来了美国的司法制裁。

  由于美中、加中之间尚未签订引渡条约,这类国家成了中国贪官首选的出逃目的地,中国的司法系统对这些贪官往往鞭长莫及。贪官们带着来自中国的动辄千万美元的非法巨款,或者低调地在郊区过着奢侈生活,或者高调地接近当地政商圈妄图洗白身份,在一定程度上拉动内需,倒也为躲藏地国家所“笑纳”。

  另外,过去在意识形态先入为主的年代,一些正常的追逃案例反被炒作成政治案件或人权案件,导致追逃工作陷入拉锯战,轰动一时的赖昌星案就是一个证明。

  但是,时势正在改变。外交层面,近几年国际间反腐合作已成主流,随着美中之间信任的巩固,司法合作向纵深发展,此次美国国务卿克里访华期间就强调,美国不想成为中国贪官的避风港,愿意配合北京的海外追逃行动。

  经济层面,对于美国来说,没收犯罪资产或者按特定比例享受追赃所得,堪称眼下充实国库的一条捷径。

  舆论层面,这些中国贪官的贪污、挥霍、欺诈、洗钱行为,不仅有辱美国的主流价值观,更暴露了美国的移民漏洞、助长了美国的金融犯罪,已经引发主流媒体的拷问。《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近日接连发表长篇报道,披露中国贪官住百万豪宅,开宾利、买游艇、介入实业。对此,美国司法系统需要给民众一个说法。

  基于上述因素,美国主动对在美的中国逃犯发威就不难理解了。千万别以为没有引渡条约,中国就拿在美的贪官没辙了,这是个误解。美国当局可通过移民法、反洗钱法等法律法规,以移民欺诈、洗钱等理由,逮捕、拘押并遣返在美的中国贪官,这在个案里已经有所体现。

  早在2004年,中国银行广东开平支行案案犯之一余振东,被美国驱逐出境后移交给中国司法机构,开启了美方正式向中方移交外逃人员的先例。赵世兰以及乔建军们的出路,其实已经一目了然。

  当然,相比于机制化的引渡,这种异地追诉的个案合作方式,容易受到偶然性变数的影响,对中方来说增加了办案难度,如在搜集涉贪人员的国内犯罪证据之外,还需要调查其在躲藏地国家的犯罪证据,精力和时间成本会更高。

  基地组织在也门的扩张尽管有较长的历史,但是其迅速发展则得益于地区局势的迅速变化和也门内部政治的急速崩溃。周边大国如沙特对也门的干预,并没有使也门局势趋于平稳。

  而“基阿”自己也相应地调整策略,转而利用本土部落力量,通过政治联姻来达到本身目的。而不断扩张的“基阿”,也为全球反恐带来日益严峻的挑战。(王晋)

  此外,处置犯罪资金的主导权问题也容易陷入模糊,追赃所得难免留有遗憾。但不管怎样,用他国法律实现追逃追赃,不失为一个缺少引渡条约之下的巧办法。

  此番审理赵世兰案,美国司法系统少不了在非法资金来源调查方面继续与中方协助,这是美中之间的一次反腐合作机会,双方宜相互协作、增进互信、积累经验,让中国的贪官同时也是美国的罪犯,为自己的不当作为、犯罪行为付出双重代价。


相关新闻:
网友推荐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www.quicklol.net 武威新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