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威新闻网 | 武威信息港,武威门户,武威新闻,武威论坛
当前位置:武威新闻网 > 报摘新闻 > 正文

联合报:萧墙与“红帽” “脱美”成趋势

  7月2日电 台湾《联合报》2日刊发社论说,内有萧墙之祸,外有“红帽”之灾,这是国民党明年台湾“大选”党内初选候选人洪秀柱面临的内忧和外患,考验她的因应能力。

  文章摘编如下:

  5月20日电 香港《亚洲周刊》日前刊文分析,英国大选后面对退出欧盟及苏格兰独立等议题,但英国“脱美”才是影响世局大趋势。经济问题改变英美关系,英国不再跟随美国印钞票,也不再依附美军行动。英国大选最大输家是美国。

  文章摘编如下:

  继蓝营前“立委”张硕文改披橘袍之后,云林“立委”张嘉郡扬言“认真考虑退党”;彰化“立委”郑汝芬则以身体及家庭因素为由,婉谢党中央征召参选。接二连三的演出,会不会演成“跳船潮”,要看国民党和洪秀柱阵营如何因应。

  内有萧墙之祸,外有“红帽”之灾,这是洪秀柱面临的内忧和外患,考验她的因应能力。最好的情况是洪秀柱展现宏大包容,安抚这些党内“驿动的心”,同时扩大多元面向的政策论述,及时甩开“红帽”的欲加之罪。如此,洪秀柱即有可能翻转战局,后来居上。最坏的情况是这厢无力阻止同志跳槽弃船,那厢又被绿营以“红帽”紧紧套牢,则要往中间地带开展的机会必然受阻。

  根据联合报最近民调,蔡英文以四成五的支持度,领先洪秀柱的三成三。蔡英文厉兵秣马备战多年,而洪秀柱尚未获党正式提名,两人民调有此差距可以理解。何况,比起“破砖”前四、五成的差距,已大幅拉近。但值得注意的是,蔡英文拥有九成以上绿营支持者的力挺,洪秀柱仅获蓝营群众六成八的支持,甚至有二成三的蓝营选民挺蔡。此外,蔡英文拥有四成二中立选民的支持,也高于洪秀柱的二成三。可见,洪秀柱的选战策略仍有很大的开拓空间。

  对照近日国民党内本土派“立委”酝酿出走、退选的氛围,更说明洪阵营的局限。洪秀柱从“抛砖引玉”到“破砖成玉”,一路走来,党内的整合仍未成功。洪秀柱的直白,协助她在第一阶段凝聚了蓝营涣散的士气;但选战进至下一阶段,如果她一味死守这个战场,恐怕难以打开局面取分。

  二○一六之战,不论是“大选”或立委提名,蓝营的整合自是当务之急;然而,这不应当只是洪秀柱一个人的责任。其一,把全代会的正式提名拖那么久,显示党内没有急迫感,也缺乏一鼓作气的战略;其二,蓝营的整合看不到任何具体动作;其三,朱立伦以市长兼党主席似显得分身乏术,八仙尘爆事件更让他心力交瘁。

  政策的整合与论述,是洪秀柱与国民党另一项亟待克服的挑战。学者及民代均建议洪秀柱应该更向中间靠拢,洪秀柱的反应直白,说她本来就很中间,“要怎么再往中间靠?”

  扑朔迷离的英国大选,是一次跌破所有专家和民调机构眼镜的选举,选前几乎所有人都预测,保守党和工党这两大党没有一个能获过半的326席,因此将形成“僵局国会”,政府亦将难产,但使人跌破眼镜的是,保守党获得过半的331席,比2010年大选整整增加了24席,工党则跌到232席,算是惨败;除了两大党的消长外,第三大党自由民主党也告惨败,跌到只剩八席,苏格兰民族党则大增到56席,成为新的第三大党。

  这次英国大选诱发出了一个新议题,那就是当代的民调及民测已是相当成熟的技术,准确度也很高,但为何这次大选前,所有调查都预测两大党实力为33%及34%之间,开票后,保守党却得票36.9%,工党只得30.4%,两党的差距立即被拉开;而保守党在总席次650席里获331席,超过50%,得票率与得席率出现那么大的落差?

  这种情况显示了两大盲点:

  第一,选举前的民调和预测只是一个过程,当大家预测保守党和工党都无法过半,它就会呼唤出保守党潜在支持者的危机感。这次保守党选前不被看好,但后来却反而居上,专家即认为是“害羞的保守党支持者”被危机感动员所致。太势均力敌的选举都会有这种现象,选举专家应有所警惕。

  第二,选举在理论上应“票票等值”,但选区的划分及选民的分布却常会扭曲选票的价值,最极端的例子就是如果两党竞选,分配绝对均等,一个得票49%的弱者甚至可能会一席也赢不到。因此选举制度的改革势必提前到来,英国人已主张应采“简单多数”及“比例代表”的双轨制。如果采双轨制,英国独立党才是第三大党。

  这次英国国会大选除了诱发上述两大技术性问题,同时也诱发了几个关系到英国甚至欧盟及英美关系的更大问题。第一,由于世界经济情势改变,目前英国保守党已朝着民族主义的方向移动,开始走向经济民族主义,不再跟随美国印钞票的路线,而走传统的自由老主义路线,以删减赤字、厉行撙节为方针。

  保守党的撙节政策虽然带来阵痛,却至少已一定程度改善了就业,这乃是保守党胜利的主因。但工资不涨,青年生活难过却是新的挑战。如何提高富人税,扩大投资提升生产力,以及创造青年就业和住房利益,将是首相卡梅伦最大的挑战。

  第二,近年来英国的经济民族主义兴起,保守党的疑欧主义也告大盛,卡梅伦就表示将于2017年举办是否脱离欧盟的公民投票。但卡梅伦也知道,英国若真的脱欧,经济就会重创。他所谓的脱欧和他举办苏独公投相同,都是精打细算的一种策略,他要以脱欧公投作为手段,迫使欧盟让步,使英国在移民政策上有自主性,得以限制外来移民入籍置产,分享英国人的福利。

  选举刚胜利,他就派遣首席国务大臣奥斯本等前往柏林及布鲁塞尔访问,要迫使欧盟让步,使英国的移民政策自主,而且卡梅伦如愿的可能性极大。如果不必退出欧盟,却能在移民政策上自主,不必退盟即可得到退盟的好处,卡梅伦即可赢得民意。

  第三,这次英国选举最大的赢家乃是苏格兰民族党。苏格兰从前是工党的地盘,但因工党反对苏独,它已失去了这个地盘,势力大衰。苏格兰民族党党魁斯特金这个“苏格兰女皇”是激烈的务实派,她未必会再启动第二次苏独公投,而更可能的是带着这次胜选的优势,迫使英国交出财政权、集税权以及福利权,使苏格兰享有实质上的独立权限,斯特金的这个策略大概可以成真。

  因此,英国这次大选看起来后患无穷,但其实也没有那么严重,退出欧盟及苏独问题并非十分严峻,英国的问题仍是经济,因为经济问题真正可能改变的反而是英美关系。美国《华盛顿邮报》即明白指出,英国大选最大的输家可能是美国!

  洪秀柱必须了解的是,作为一个“大选”参选人,她不仅要在“统独”的座标上找到自己的定位,她还必须在政治、经济、社会等层面都理出头绪,让关心不同面向议题的选民,都可以从不同的座标上辨识她的位置。而现在洪秀柱不断复述的座标,只是她对两岸关系的诠释;但她对公平正义、社会伦理、经济发展、文化认同、南北平衡等议题,却仍未提出自己的想法。这方面的空白或不足,显然有待填补。

  在“破砖”效应逐渐消退之后,洪秀柱最重要的课题,是务实地弥合萧墙之争,抢回中间战略位置;当然,这也需要蓝营举党倾力以赴。

  英国一向唯美国马首是瞻,金融海啸后,美国的量化宽松政策英国也呼应,但这个政策反而使英国受害,因而保守党卡梅伦政府在财相奥斯本带头下,改走撙节政策。奥斯本认为英国已非大国,为了救经济,他大砍国防支出,卡梅伦也拒绝参与美国的海外军事行动。

  目前英国的军事预算即将降到GDP的2%以下,英国独立党甚至主张亲俄不亲美。美国政府已多次攻讦奥斯本。英国在大方向上是脱美,英国甚至第一个支持中国的“亚投行”。英国的脱美,乃是影响美国最大的趋势。

本文由澳门百家乐网址http://www.zzbstkj.cc/原创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新闻:
网友推荐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www.quicklol.net 武威新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