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威新闻网 | 武威信息港,武威门户,武威新闻,武威论坛
当前位置:武威新闻网 > 报摘新闻 > 正文

台媒:台湾监狱可以是工厂新濠娱乐城

  3月12日电 台湾《中国时报》12日刊文称,高雄监狱6个受刑人挟持狱政人员的悲剧已经落幕,但我们平日在享受监狱所生产美味饼干的同时,不妨因为这一次悲剧的产生,重新思考台湾监狱的定位,重新认识设立监狱的目的及其性质,好好落实狱政改革。这些改变如果能剑及履及,会对整个台湾社会的福祉有重大的帮助。

  文章摘编如下:

  10月13日电 日本新华侨报13日文章称,10月1日,日本防卫省的外局“防卫装备厅”正式成立。新设立的防卫装备厅依据日本国会今年6月通过的《防卫省设置修订法》成立,将充当日本官方的军工产业司令塔,牵头推销日本军工产业,斡旋对外军工合作,进一步扩大武器出口。但也有人对新设装备厅持谨慎态度,担心成为“丑闻温床”。

  文章摘编如下:

  台湾社会上存在一个古板的想法,就是受刑人既然犯罪被判决定谳,乃至发监执行,其本质为接受强迫性的惩罚与矫正,受苦有何奇怪?但可能很多人忘记,受刑人也有基本人权。

  也可能有人忘记,监狱限制受刑人的行动自由,而非其思想自由,所以受刑人有接受社会信息,也有阅读和写作的权利。再者,监狱可以要求受刑人从事劳动,但是对其贡献应当给予适当的报酬;无论是监狱工厂或是一般工厂,劳工都不应该被剥削。

  可能更多人忘记,囚禁犯人的目的除了惩罚外,更重要的是矫治,也就是期待受刑人在思想上获得更生,在行为上产生改变;所以监狱也应当是一所学校。这所学校教育的成功与否,和我们的全民福祉有重大关系。

  如果教育失败,受刑人出狱后继续作奸犯科,甚至变本加厉,整个社会都要付出重大的成本:无辜的受害人大增,警察侦防的成本大增,维持治安的以及司法审判的成本大增。反之如果成功,受刑人确实悔过,而且拥有一技之长,回归社会以后,生活上有所凭依,就可减少再犯罪动机。所以,监狱可以是新犯罪衍生的温床,也可以是旧犯罪结束的教练场。

  以这些角度观察台湾的监狱制度,就会发现很多问题,已经到了要需要急迫改革的地步。在人权方面,如日前本报民意论坛一篇文章所表示,去年台湾每位受刑人的生活空间(含卧位、马桶、洗台等)仅1.4平方公尺,也就是0.8张榻榻米,远少于国际标准2.3平方公尺;基本上监狱早已人满为患,超收近万人;而且,据了解,目前所有受刑人都是睡地铺,没有高出地面的床架。监狱如此,看守所更是挤不堪言;据报道,曾经拥挤到无法躺着睡,必须侧着睡。

  监狱管理人员也严重不足。台湾平均1名管理员要管理14名囚犯,日本是1:4,美国是1:3.3。人手不足令管理人员暴露于高度风险之中,也无法对受刑人进行良善的管理,更难安排有效的矫治或职业训练。工作辛苦、风险高、环境无法改善,对监狱管理人员而言不也是一种人权剥夺?因此台湾狱政人员流动率很高,这又进一步恶化狱政管理。

  有人说观察一个社会进步与否,看平时比较冷门的角落,像公共厕所,就会清楚。同理,在观察一地人权保障时,监狱人权绝对是一个重要的指标。如果不能尊重受刑人的基本人权,将会是负面的教育。

  受刑人因为侵害他人人权而入监服刑,难道囚禁的目的,是为了彰显人权是可以被任意剥夺吗?相信这不是使用自由刑的原意。我们呼吁台湾法务部门要尽快改善,或向其他单位借用场所,至少应达到人权公约中的最低标准。

  再者,监狱的工厂应当企业化。监狱的面积大、人员多,有潜力可以成为一个有效的生产单位。监狱可以做饼干,那么应该也可以做肥皂,甚至可以设计网页,以及其他的代工。如果能有效地拓展业务,为何不让受刑人享有一定的报酬呢?这些报酬除偿还受害者的民事赔偿外,若可以合理的支持其家庭成员的生活,和原生家庭关系得以维系,出狱后再犯机率也会降低。

  要创造这个条件,监狱必须和其他所有部门一样,引进企业经营观念,受刑人如果也因此得到合理的劳动报酬,就可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新成立的防卫装备厅可谓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对内,负责自卫队武器的研发与采购,并负责军工人才的培养;对外,承担武器出口协调,扩大日本军工产品在世界上的影响力。可见,该部门可谓荣耀煊赫,其职位也可称位高权重。

  由于该部门手握着近5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650亿元)防卫预算中的约四成经费,一跃成为国内最大采购机构,成为人人眼红的肥肉。人们对此的担忧也相应而来:怎样防范官商勾结,避免出现军购腐败与丑闻?因为就包括防卫省及自民党内部也有人对新设装备厅持谨慎态度,担心成为“丑闻温床”,而防卫相中谷元也训话称“万万不可制造丑闻”。

  要说,日本人有此担忧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毕竟对日本防卫省来说,在军购丑闻方面可是有过前科的;而且不仅有过前科,甚至可以说是劣迹斑斑。

  以前,负责自卫队及驻日美军设施置办及周边对策的原防卫设施厅,便因曝出1998年贪污事件、2006年招标工程暗箱操作事件等丑闻,于2007年被废除。

资料图

  最臭名昭著的一次发生在2007年,防卫省事务次官守屋武昌,曾被媒体称为“防卫省天皇”的前防卫高官,被曝光长期违反自卫队内部规定,频繁接受相关军火商招待,并涉嫌在军需品购置上为该企业谋取利益。受此事件影响,日本防卫省为掌握该省干部夜间及节假日的行踪,决定为每人配备设有卫星全球定位系统(GPS)的手机。

  而今,防卫装备厅成立,日本也将在厅内设有约20人的“监察监查•评价官”,配合监督防卫省整体的防卫监察总部构成双重监督机制,以加强监督职能。

  虽然对策是有了,但是能够保证防卫省的官员从此就不“偷腥”吗?或者说,曾经的军购丑闻的难言之隐,真能靠更换一部门就能洗清吗?对此,我们真的很怀疑。因为像前面所列举的丑闻固然可以通过管理、制度加以防范,但有的丑闻却是既防范不了也杜绝不清的。

  首先,日本防卫省与日本财阀之间的关系,向来是“扯不清道不明”,前有守屋武昌之鉴,后面还会不会出现“守屋武昌第二”,恐怕就连防卫相中谷元也不敢保证。

  其次,防卫装备厅有一项重要任务就是扩大武器出口,加强对外军工合作。说白了,就是向国外卖军火。地球人都知道,国际军火交易的水有多深。日本的武器论名气、论价钱、论质量、论技术,在世界军火大国中都不具有竞争优势。想要打开国际市场,如果不暗箱操作,恐怕这些武器最终只能烂在仓库里。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防卫装备厅承担武器出口的重任,其法理后台是日本内阁去年通过的“防卫装备转移三原则以及日本突破和平宪法与周边国家加强军事合作以围堵中国的对外政策。也就是说,防卫装备厅的军火出口不仅是为了经济利益,同时还有政治目的,所谓“明修栈道,暗度陈仓”,通过军事合作拉拢他国,围堵中国。

  而要让其他国家尝到甜头,站到日本这一边,不给点好处怎么行?其他国家又如何愿意冒着得罪中国的风险与你合作?更何况日本政府对防卫装备厅这种“利国利民”的“暗箱”是默许甚至是鼓励的,有了政府老大的撑腰,防卫省的官员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另外,训练受刑人有一技之长最好的地方,正是在监狱。有的受刑人本有一技之长,就应当做老师,训练那些没有的。也可以外聘老师,来做教学和辅导。光学习理论不够,还要有实务经验的话,监狱工厂的生产就是最好的实习所。受刑人在监狱时间愈久,得到训练愈多,相信出狱后就不容易成为社会的边缘人,如此才能使更生人顺利融入社会,防止再犯。

  6个受刑人挟持狱政人员的悲剧已经落幕,但我们平日在享受监狱所生产美味饼干的同时,不妨因为这一次悲剧的产生,重新思考监狱的定位,重新认识设立监狱的目的及其性质,好好落实狱政改革。这些改变如果能剑及履及,会对整个社会的福祉有重大的帮助。(朱云鹏,作者为大学教授)

  曾经爆出丑闻的原防卫设施厅被解散了,而如果日本不放弃其武器出口的政治目的,换汤不换药,可以断定,日防卫装备厅爆出丑闻也只是早晚的事。(蒋丰)

本新闻转载于新濠娱乐城,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


相关新闻:
网友推荐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www.quicklol.net 武威新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