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威新闻网 | 武威信息港,武威门户,武威新闻,武威论坛
当前位置:武威新闻网 > 读书信息 > 正文

古城收费需谨慎 不是挖断是加固

  古城收费需谨慎  

  云南大理市古城保护管理局近日公布:从9月1日起向游客和商户征收大理古城维护费,旅行社行业每人次30元,古城内其他行业按营业收入1%收取。大理自由行的游客,只要不进入古城的元帅府、蒋公祠等景区,则无须缴纳古城维护费。消息一出,立刻引起广泛关注和讨论。

  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报道,今年5月26日一场风暴潮,把青岛市著名景点和地标性建筑栈桥的部分桥体冲塌。目前,栈桥实体部分维修施工正在进行。但是有市民和游客反映说,施工方把栈桥挖断了30多米,并且质疑这种施工作业方案是否会对栈桥造成新的破坏?事实是否如此?

  负责此次维修施工的青岛市市南区城管局副局长李义在昨天接受了媒体的采访,并且回应了外界的质疑。李义说,在经过5·26风暴潮之后,主管部门组织了专家进行了多次论证,并最终确定了设计和施工方案,也就是栈桥的实体段要进行大修,通透段只需要进行加固。他说此次加固工程是按照两个原则来进行,第一修旧如旧,第二是按照抗百年一遇风暴潮的标准来设计施工。

  近年来,随着国内旅游热的持续升温,各地古城接待游客人数不断攀升。古城保护与旅游开发之间的矛盾日趋突出。于是,古城收费陆续出台。各地收费的目的说起来主要是为维护古城筹措资金,但实际效果却往往不尽如人意。2013年4月,湖南凤凰古城收费,实行一票制,游客需购买148元门票后才能进入古城。结果游客锐减,古城内的商户也大受影响,甚至引发群体性事件。效果之所以不好,很大程度上是群众不理解不支持。

  有观点指出,就理论而言,所有古城都是历史和自然的馈赠,是属于全体民众的,当地政府只是古城的管理者而非拥有者。作为管理者,政府的首要职责是保护好古城原貌,留住历史风貌和文化传统,使之传至后世、惠及子孙,而不是把古城当成会下金蛋的母鸡,大搞商业开发。圈城收费堪称是商业开发的典型代表。从国内比较热门的古城旅游目的地如周庄、乌镇、丽江等地情况来看,在圈城收费以后,古城原有住户搬迁、传统生活方式消失、商业氛围日趋浓厚。古城不仅仅是土木泥瓦构筑的城,更是古城民众千百年来创造出的生活方式和文化氛围,后者的消失才是巨大的损失。作为古城的管理者,政府对此无疑是负有责任的。

  也有观点认为,古城收费存在变相加税甚至双重征税的嫌疑。游客在当地的住宿、餐饮、交通、购物等消费行为里已经包含了上缴给当地政府的税金,现在又要加收古城维护费,等于一次消费行为要缴纳两次税金,这是不合理的。

  这些看法在游客中普遍存在,因此政府出台的古城收费政策引起群众不满、受到抵制也就不奇怪了。

  也有观点认为,景区政府为游客提供了安全服务、铺设了道路桥梁等公共设施、建设了景区设施,收费是理所当然的。特别是古城所在地政府大都财政困难,而维护古城原貌和安全开支浩大,难以承受。收取古城维护费正是弥补财政不足的有效措施。以大理古城为例,2014年财政收入仅581万元且全部依赖拨款,除去必要的行政开支,古城维护项目支出仅有188万元。这么一点钱对于年接待游客达500万人的古城而言的确杯水车薪。老实说,没有钱是做不了事的。如果大理也具备杭州那样强大的经济实力,大理古城也可以做到像西湖那样免费对游客开放。但现实是大理没钱。

  据了解栈桥曾经在1998年进行过改造重建,当时所称桥身的抗风涝的标准是50年一遇,但是到今年才15年就被冲垮了。

  因此,古城保护的关键就在于从哪儿找钱。既然古城不仅仅属于当地,也属于全体民众,属于国家,那就应该由国家出钱。这种保护模式在欧洲是比较普遍的。德国1972年通过的古城保护议案明确规定了古城保护的资金来源,即联邦政府、州政府、城市政府各负担文物维修资金的1/3。而对于那些由私人或企业占有的文物,各城市政府主要采取各种税收调节的方式推动古建筑的维护。古建筑所有者可以得到个人所得税、地皮税的优惠。我们完全可以借鉴德国的做法,中央、省、市各出1/3,成立古城保护基金,专款专用。不必一说要筹措资金就首先想到打游客的主意,拿游客开刀。

  而且我们应该认识到,保护古城不能仅仅依靠政府,更要运用市场机制,吸引社会资金进入。资本是逐利的,如果古城保护带来了实际收益,古建筑的所有者维护古建的积极性必然提高,也就不需要政府掏钱去维护了。政府圈城收费筹措维护资金的做法是下策,不足取。张 贺

  关于外界所称的“栈桥被挖断”,李义表示并不认同,他说栈桥实体段坍塌是由于海水长期的冲刷,掏空了桥体内部的沙石,再加上这次风暴潮比较剧烈冲击所致。也就是说实体桥内部原来的填料是沙土,为了让桥身更牢固,目前要按照水工工程的标准对桥进行加固维修,这就需要把桥两侧的浆砌蘑菇石以及内部的沙土拆除清理,再以石块为填料重新修建。记者昨日(11日)在现场看到,栈桥实体段和通透段交界处往岸边的方向,确实有30多米的桥体被挖断。一名施工方的工作人员告诉我说,栈桥实体段恢复工程就是按照目前的模式,30米左右一个工段,把原来的桥体拆除,重新建造新的桥体,因此说栈桥被挖断似乎也并无不妥之处,但是李义一直强调说不能叫做挖断,而叫加固施工。

  关于施工的工期,李义说,由于工程量比之前的方案有所增加,再加上工程会受到极端天气、潮汐变化等这些不可抗力的自然因素的影响,所以无法来确定具体的工期。施工方的工作人员也介绍说,现在每天只能做四到五个小时,要抢在两次落潮的时候抓紧施工,目前看来近四个月之内不会完成施工。 (记者王伟)

本文转载于365bethttp://www.lzcjwh.com/,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


相关新闻:
网友推荐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www.quicklol.net 武威新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