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威新闻网 | 武威信息港,武威门户,武威新闻,武威论坛
当前位置:武威新闻网 > 读书信息 > 正文

西安一苗圃里发现盗墓洞 后人苦寻墓地首次祭拜

  7月12日,在长安区细柳街办普贤寺村西边苗圃深处,村民们突然发现了一个土洞,洞旁边还零散分布着一些小眼。村民担心:莫非是盗墓贼光顾?

  抗战烈士

  舒汉璧

  记者目击:大洞里套小洞

  村民立即联系苗圃的管理者、65岁的村民王康信。“这不是我们苗圃的人挖的,离洞口约30米的地方,有放置新土的痕迹,可挖出来的新土不见踪影。”王康信说。

  王康信联系了普贤寺村调解委员会主任高辉。71岁的高辉曾从事教育工作,对文物特别爱好。“这是个盗洞,应该是盗墓贼11日晚上挖的。”看过现场,高辉笃定地说。

  “这个洞看上去像是谁打了一口井,旁边还有一些小眼。”高辉指着洞口说,“大洞里套小洞,很多盗洞就是这样的。”

  昨日上午,华商报记者看到,这个洞位于苗圃深处,大洞套小洞,大洞直径80厘米,里面套着的小洞为35厘米,洞深135厘米,旁边零散分布着一些小洞,直径仅2-3厘米。

  文物部门:的确是盗洞

  昨日上午,高辉拨通了长安区文物局的电话。上午11时许,长安区文物稽查大队工作人员田小刚等人来到现场,详细询问并查看了土洞和周围的环境后,田小刚表示:“这的确是一个盗洞。从目前来看,盗洞还没有挖成,中途盗墓贼离开了。”

  田小刚说:“这个地方属于普贤寺旧址附近,底下可能有古墓,盗墓贼应该是勘探过了,周围遍布的数百个小眼就是他们勘探时留下的,最后选址在这里开挖。”

  普贤寺属县级文保单位未采取特别保护措施

  田小刚称,普贤寺属于县级文物保护单位,但因里面的文物都已送至博物馆,所以并未采取特别的保护措施。

  “我们在村里设有文保员,会定期到寺庙里去巡逻一旦发现文物点有异常,就会向我们报告。”田小刚说,至于寺庙附近是不是有古墓、地底下有没有文物,还需进一步勘查,他们会把这件事向单位上报,再把线索提供给公安部门。“目前先让村民把坑洞填埋,我们会密切关注事发地的情况,至于是否需要开挖,还得多个部门商议后再决定。”

  71岁老人高辉:苗圃曾是普贤寺的一部分

  “我们村以前叫居贤村,村里有个居贤寺。传说普贤菩萨曾在居贤寺显圣,后寺庙改名为普贤寺,村子也改名为普贤寺村。”71岁的高辉老人说,“原来普贤寺占地很大,这片苗圃也是寺庙的一部分,普贤寺拥有一座普贤菩萨佛像,还有经幢等文物,后来文物被拉到文保部门了……”

  高辉说,这是他第一次在村里发现盗洞,记忆中村子附近以前确实出土过文物,“几年前,修路施工的挖掘机曾挖出一口铁锅,里面装满了古钱币,当时清点了3000多枚,随后还挖出来两个古碗。”高辉认为,鉴于普贤寺的历史,地下有文物的可能性非常大。

  1937年,抗战爆发,泸州人舒汉璧随军出川抗日,调任工兵营长,多有战功。1940年12月,舒汉璧率部到湖北阳新百叠山一带截击日寇,战斗中不幸中弹被俘惨烈殉国,年仅33岁。遗骸安葬在江西省修水县南姑乡胡家洞,1988年,舒汉璧被民政部评为烈士。

  “爸爸,对不起!女儿不孝,这么多年没能来看您。”经过多年寻找,抗战烈士舒汉璧家人获得他被安葬地点的消息后,6月1日,女儿舒国魂带着儿女前往江西祭拜。这也是舒汉璧殉国75年以来,家人的首祭。

  75年前 英雄血战日寇殉国

  舒汉璧1907年出生于泸州,“七七事变”后辞别老母和妻儿奔赴抗日前线,在国民党30集团军72军新13师独立营任营长,转战于江西等地,屡建奇功,深受爱戴。1940年冬,舒汉璧接到总司令王陵基电令率领该营全部及另两个连,组成攻击队,截断敌人运输线,战斗中舒汉璧不幸被俘,殉国时年仅33岁。

  “母亲想将父亲火化,带骨灰回四川泸州老家安葬。但王总司令(王陵基)说,还是就地埋葬吧。”据舒国魂老人追忆:最终,舒汉璧安葬于江西修水县南姑乡的胡家洞椅形岭(现义宁镇下路源村胡家洞的椅形岭,位于修水县良塘新区职业高中西侧)。

  75年后 女儿江西修水首祭父

  6月1日中午,来自四川泸州78岁的舒国魂老人及家人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来到位于江西修水县的舒汉璧墓前。舒国魂扑通一下跪倒在坟前,忍不住嚎啕大哭,泪如滂沱,语不成声。“爸爸,爸爸,对不起!女儿不孝,这么多年没能来看您。妈妈这么多年都一直思念着你,直到生病去世。”

  “感谢他们,为我外公扫墓上香。” 舒汉璧的外孙女说,这么多年来,没能到墓地祭拜外公,家人深感遗憾,但是当地村民朴实的举动让他们一家感慨万千。女婿谭培身代表全家向江西老哥深深地三鞠躬,并按照四川的风俗为舒汉璧“邻居”上香烧纸。

  寻找烈士墓

  一字之差 家属多年寻找未果

  两地志愿者 寻找确认烈士墓

  “5年前就应该找到他的墓,但是一字之差,祭拜的时间推迟了5年。”舒汉璧家人介绍起寻墓过程的曲折和漫长。

  舒家人自1984年以后开始寻找舒汉璧墓地。他们记得,当时埋葬忠骨的地名为修水县南姑乡胡家洞。多年以来,家人曾多次前往寻找但都未果。1987年,修水县民政局找到当地一名老兵郭锡之,“就是他为我父亲马革裹尸,因为他的证明,父亲才获得了烈士身份。”最终,1988年7月9日,民政部颁发的《烈士证书》,送到了舒汉璧妻子严淑瑶手中。

  遗憾的是,因登记时出了错,在1988年7月9日,民政部颁发的烈士证书中,将“舒汉璧”的名字误写成“舒汉壁”。家人一直按“舒汉璧”真名寻找,一直没找到相关信息。 2010年6月13日,修水县委党史办晏篁森和吴学清公开发表了《长眠修水的抗日阵亡将士 舒汉壁》,这篇文章记录了“舒汉璧”的一些事迹,因将“舒汉璧”误写成为“舒汉壁”,家属再次错过找到其墓地的机会。

  2014年,泸州市积善志愿者协会成立,协会副会长苏佐开始组织志愿者寻找在世的抗战老兵,并给他们提供帮助。大约半个月前,苏佐得知舒汉璧的坟墓仍未找到,于是决心帮忙。最终,他和既是志愿者,又是修水县红色文化研究会会长的龚九森取得了联系。

  “我对舒汉璧的事迹比较了解。”昨日,龚九森在电话里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他找到舒汉璧墓后,与史料记载进行了反复比对,发现该墓与记载相符。另一个可以确认墓主人身份的是下路源村原村长朱明和,他的奶奶葬在舒汉璧墓后边,他自小听父辈讲述舒汉璧的事迹,可以确认此墓确为舒汉璧埋骨之所。

  华商报记者毛蜜娜 实习生王子怡

  当地83岁的洪光文也表示,舒汉璧牺牲时他才8岁,亲眼看见30集团军的士兵抬着灵柩前来安葬。“对于舒营长我们当地人都非常尊重,多年来,我们不允许谁来破坏舒营长的墓地。”老人说,当地百姓的大力保护,让舒汉璧墓地基本保存完整。

  龚九森表示,当地民政部门将在9月3日前完成舒汉璧抗战烈士墓的修葺工作,届时舒汉璧墓将成为修水县爱国主义教育宣传的一部分。

本新闻转载于365体育在线http://www.lzcjwh.com/,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


相关新闻:
网友推荐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www.quicklol.net 武威新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