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威新闻网 | 武威信息港,武威门户,武威新闻,武威论坛
当前位置:武威新闻网 > 读书信息 > 正文

“燕赵七子”集体亮相 为弘扬国粹"傻"到底

  北京11月27日电 (记者 高凯)27日,诗集《在河以北——燕赵七子诗选》首发式暨作品研讨会在此间举行,由东篱、李寒、北野、见君、李洁夫、宋峻梁、石英杰7位河北优秀诗人组成的“燕赵七子”首次公开集体亮相。此次“燕赵七子”集体出发被文坛称作是文学冀军继“三驾马车”、“河北四侠”之后再次集结发力。

  叶延滨、梁鸿鹰、商震、关仁山、郁葱等来自京津冀的40多位诗人、作家和评论家参加了此次研讨会。

邢台“痴团队”传授书法八年为弘扬国粹

邢台书法院公益传播团队为学员讲课。 张鹏翔 摄

  河北曾产生过孙犁、梁斌、徐光耀、铁凝、何申、谈歌、关仁山、胡学文、刘建东、李浩、张楚等一大批享誉国内文坛的优秀小说作家。“三驾马车”、“河北四侠”成为河北文学标志性的高地。同时,河北也曾经出现过郭小川、刘章、张学梦、陈超、大解、韩文戈、李南等国内重要诗人。1984年,由边国政、伊蕾、刘小放、何香久、萧振荣、张洪波、姚振函、白德成、逢阳、郁葱组成的“冲浪诗社”一度闪耀中国诗坛。进入新世纪以来,郁葱和大解的诗歌先后获得鲁迅文学奖。

  河北省作家协会主席关仁山介绍,此次集体出发的“燕赵七子”分别来自河北唐山、石家庄、承德、邯郸、衡水、保定等地,横跨60后和70后两个年龄代际。他们不仅代表了各个写作方向和诗歌美学,而且从河北地缘文化上而言也接续了一个坚实的诗学传统。近年来,他们稳步走上全国诗坛并成为河北诗歌的中坚力量。“燕赵七子”通过个人的真实体验和对日常生活的抒写正在建构别样的新景观。他们的诗歌作品经常出现在《人民文学》《诗刊》《星星》《诗歌月刊》《北京文学》等国内权威文学刊物的显要位置并入选国内诗歌选本。他们屡屡在华文青年诗歌奖、闻一多诗歌奖、滇池文学奖、孙犁文学奖等国内重要诗歌奖项中获奖。同时,他们是河北诗歌界重要诗歌活动的主要策划者和组织者,多是当地诗歌群体的领军人物。

  今日举办首发式的《在河以北——燕赵七子诗选》收入7个人的400多首代表性作品,由花山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

邢台书法院公益传播团队为学员讲课。 张鹏翔 摄

  邢台1月26日电 (张鹏翔 李铁锤 刘东甲)“书法是一辈子的修为,我希望能培养出更多喜欢书法的学生,让我们的国粹传播下去,我坚持做了这八年的公益,已经内化为觉悟,为了能弘扬国粹我和我的团队一直会‘傻’到底。”李江说。

  出于对书法艺术的热爱和责任,几个昔日好友聚在一起,组成一个团队以笔为媒,以公益为线,成立邢台书法院公益传播团队,义务向社会传授书法八年,不收一分回报,只为传播中华文化。在刚刚过去的2015年,这个团队获评“中国好人”。

  说起这个团队,首先要说这个团队的组织者李江。李江自幼接触书法,笔墨随身,当他看到传统书法日渐没落的现状,出于对书法艺术的热爱和责任,他将几个好友聚在一起,组成一个公益团队向社会传授书法。

  初识李江,是在他的书画院,一座二层半的沿街小楼,虽处闹市,这里却清幽雅致。当记者与他攀谈时,他随意拿出一只狼毫走到书桌前,只见手指随着肘弯游动,时而急促,时而舒缓,让不懂书法的记者,也瞬间如坐竹林沐清风,一种发乎内心宁静油然而生。一幅字毕,他重新落座,开始诉说起自己的“笔墨人生”……

  “我6岁开始接触书法,1970年回到故乡邢台,与志同道合的青年书法家组成青年书法家协会,此后数年我一边练字,一边游学,有一次在游学过程中,我偶然见到一个初中生,因长年握笔姿势不正确,导致食指与中指变形,无法并拢,很是心痛。在传统书法中握笔是最基础的,现在的孩子们握笔姿势都不会了太可惜了。”李江说,其实回顾中国现代书法史,自从产生硬笔书写工具以来,软笔便渐渐退出历史舞台,不再是人们生活中真正意义上的书写工具。到了上世纪末,随着电脑普及以及手机广泛使用,连硬笔书写工具也渐渐被人们忽视,特别是80后、90后、00后,情况更甚。究其原因,是书法的普及出了问题。从此,我决心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普及书法。

  2007年末,李江邀来昔日好友黄东明、杨宏朝等聚在一起商讨这公益书法教学的事情。也许是几人“臭味相投”,在没考虑任何关于资金问题的情况下,便一致举手通过。2008年初,邢台书法院公益传播团队正式成立,并在成立之初,在没有任何盈利的窘境下,面向本市教育界开办了为期3个月的“教师三笔字公益培训”,参加培训教师200余人。

  “虽是公益培训,但也要抓住关键,培训了一名教师,就等于间接培训了教师背后的一届届学生,这个辐射、裂变效应是最巨大的。”李江说,从昔年至今,他们已举办了不同类型的书法公益培训30余期,参加培训或受益人员近万人,涉及在校大中小学生、幼儿教师、学校老师、公安干警等人员以及妇联系统、厂矿企业、周边县市农村各个地区和行业。

  《诗刊》原主编叶延滨在当日的作品研讨会上评价说,“‘燕赵七子’可以说承续了燕赵文人的风骨,我们眼中的‘燕赵七子’,如果说是流派,它比过去更开放;如果说是群体,比以往更包容,赋予一个称谓不是很难,但我更愿意看到他们精致的创作。我一直相信东篱的沉实和深邃,李寒的内敛和忧郁,北野的深度、含蓄和广阔,见君的隐忍和神yG,李洁夫的随意和多变,宋峻梁的简单和澄澈,石英杰的厚重与舒展……这些差异造就了他们的共同与不同,这些特征展示着他们的高度。在不长的时间里,他们都有了自己的成名作和代表作,这是一位诗人成熟的标志。毫无疑问,我兴奋地注视着继‘冲浪诗社’之后,河北省又一个诗歌群体的璀璨登场。”

  此次活动由中国作协创研部、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诗刊社、河北省作协、花山文艺出版社联合主办,《诗刊》常务副主编商震主持。参加活动的还有李少君、罗振亚、敬文东、霍俊明、孙晓娅、蓝野、杨庆祥、李壮、王秀云、韩文戈、李建周、桫椤、孟醒石、唐小米、李点儿、李磊、邓迪思、韩闽山、阿民、张占祥等诗人、作家和评论家。(完)

  因经济收益甚微,难以支持公益教学,大多时候李江他们不得不四处“化缘”。对此,常有人劝李江和他的队友们“退一步海阔天空”,每每此时,李江总是三缄其口,报以微笑。或许正如李江所说:“有宏朝、东明他们那么多人陪我一起傻,那这个梦就是一场酣畅的梦,就让我们就继续傻下去好了。”

  “学生的进步就是我们的回报,虽然没有收入,只要大家学有所得、日渐精进,我们几个便足慰平生。习练书法是一辈子的修为,我培养学生其实就是想将我们的国粹传播下去,为了能弘扬国粹我和我的团队一直会‘傻’到底。”李江说。(完)

本新闻转载于百家乐网站http://www.imixpark.cc/,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


相关新闻:
网友推荐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www.quicklol.net 武威新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