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威新闻网 | 武威信息港,武威门户,武威新闻,武威论坛
当前位置:武威新闻网 > 读书信息 > 正文

《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全集》出版 营造青少年书写空间

  1935年,梅兰芳出访苏联期间与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合影。(资料图片)

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营造青少年书写空间

苏士澍对青少年书法爱好者的作品进行点评指导。 胡敏 摄

  由中央编译出版社出版的《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全集》日前首发,这套经典文艺论著的出版有些姗姗来迟——在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去世75年后,才首次以完整面貌跟中国读者见面。

  迟到总比没有好。业内专家指出,《全集》的出版不仅为“打捞斯坦尼的遗产”提供了便利条件,更可借机给浮躁喧嚣的表演艺术界补充些经典的营养。

  “从生活出发”

  中国电影资料馆原馆长徐庄指出,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之所以受到世界戏剧界,尤其是电影界的重视,是因为他向戏剧、电影工作者送来了强有力的现实主义的美学思想体系和创作方法论。他强调的“从生活出发”,要求作品有“真情实感”,把握住“最高任务”,要求仔细揣摩人物的心路历程,并把它合乎逻辑地表现为形体动作,都是很重要的现实主义的原则。

  持同样观点的还有北京大学艺术学院院长王一川。他指出,斯氏体系最为突出的意义就在于,为现实主义艺术原则在中国艺术界的迅速传播并产生权威性影响,提供了创作及表演环节上的可供操作的实施细则,有效地和有力地证明了现实主义艺术在中国的表现力和感召力。

  这样的例子曾有不少。上世纪50年代,国内戏剧界受斯氏体系的影响,在舞台上创造出一系列形象逼真、感情真挚、富有生活气息的艺术形象,而且使得新中国的戏剧舞台出现了一批以《龙须沟》为代表的优秀剧目。中国的戏剧家也找到了将中国戏剧与斯氏体系有机融合的方法,在转化和利用的基础上形成了具有中国气派、中国作风的戏剧体系:焦菊隐——北京人艺演剧学派。

  “但到了上世纪80年代,西方现代戏剧理论大量涌入,在戏剧实践中多了很多参照系,但实际上我们的表演艺术并没有因为参照系增多而有所提升,艺术作品的总水准呈下降之势。”著名戏剧理论家、中央戏剧学院教授谭霈生认为,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的文艺创作越发脱离现实主义艺术原则。

  “演员应当永远是舞台上活生生的人”

  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系,素有“戏剧创作的百科全书”之称,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全面完整的戏剧电影表导演体系。

  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刘诗兵提出,斯氏体系的精华在于体现出人的“天性”:要求演员不是好像存在于舞台上,而是真正存在于舞台上,不是在表演,而是在生活;演员应当永远是舞台上活生生的人,要遵守生活的逻辑和有机性的规律,在规定情景中真诚地去感觉,去想,去动作。

  对此,北京人艺元老级表演艺术家朱旭感同身受。认为“斯氏体系让自己受益一辈子”的朱旭幽默地表示:“这个老头太可爱了……他把作为一个演员最基本的要求都告诉你了。”

  此外,朱旭还从斯坦尼那里明白了作为一个演员的最高境界:当年他看到斯氏体系中提出“演员不管怎么做而只管做什么和为什么做”时,并不理解——“演员不管怎么做,这玩意儿行吗?”直到后来借由揣摩中国京剧表演艺术关于“三形、六劲儿、心意八、无意则十”的评价标准,他才突然顿悟:原来斯氏并非要让演员真的不管自己怎么做,而是在表述一种表演的最高境界,即演员的表演完全是下意识的状态。

  “没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员”

  许多人并不熟悉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但他的名言“没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员”却广为流传。

  北京人艺青年演员班赞表示,上大学时虽然老师一直强调斯氏体系的重要性,但还是“时常被这些理论搞得一头雾水,有时候就是照本宣科,有时候会觉得这些理论没太大用处”,“但在学校的排演实践中悟出一些道理后再去看斯氏的书才发现,原来人家早已经分析得十分透彻了”。自此,班赞开始坚信“每个用心读斯坦尼著作的演员,都会从内心中生发出无限的正能量”。

  毕业后进入北京人艺,有几年时间班赞都是跑龙套,每场演出下来演出服都湿透了。支撑他干下去的秘密有两个,“一个是每晚都可近距离欣赏濮存昕的表演;另一个就是斯氏名言:没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员”。

  社会上追名逐利的浮躁风气没有让班赞陷入迷茫困惑。“我一直铭记斯氏另一名言:要热爱心中的艺术,而不是热爱艺术中的自己。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斯氏体系是我走到今天的基石,是指引方向的灯塔,带我穿过了表演路途上的黑夜。”班赞说。

  中央编译出版社总编辑刘明清说,《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全集》在国内的翻译出版坎坎坷坷,前后经历60年,希望藉此重新振起学习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理论的风气,让更多的读者能够借鉴传承世界各国优秀的文化遗产,从而丰富我们的电影、戏剧、表导演理论,促进我们的文化艺术的繁荣发展。(本报记者 韩业庭)

  ■链接

苏士澍为青少年书法爱好者现场书写汉字。 胡敏 摄

  成都3月20日电 (记者 胡敏)20日,全国政协常委、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苏士澍在“写好中国字、做好中国人”的讲座上表示,家庭和学校应该给青少年营造写字的空间,启发他们对书法的热爱。

  当天,“写好中国字、做好中国人”的讲座在四川省博物院举行,苏士澍向近百位少年儿童书法爱好者讲授书法,并进行了现场指导。苏士澍说,中华文化数千年传承不断,是因为汉字的书写没有中断,汉字就是中国文化的根。

  当前,随着电子时代发展的步伐日益加深,“提笔忘字”成为了许多中国人面临的问题。“在北京的一所学校,我做过现场调查,70%汉字家里有钢琴,15%的孩子家里有民乐乐器,只有7%左右的孩子家里有笔墨纸砚。”练习书法者的减少,让苏士澍感到担忧。

  如何让书写汉字回归人们的视野,苏士澍表示家庭和学校应该共同努力。在家庭中,家长为孩子营造写字的空间,可与孩子共同练字,引导其对汉字的喜爱。在学校里,则应该开设书法课,启发孩子对汉字的热爱。

  2011年,教育部下发《关于中小学开展书法教育的意见》,要求三至六年级的语文课程中,每周安排一课时的书法课。2015年秋季,中国中小学统一使用教育部审定通过的书法教材。

  “书法教师的短缺,成为了中小学书法教育实施和学校开课的屏障。”苏士澍说,目前中国书法老师的缺口为45万左右,他以北京市为例,目前北京共有小学960余所,应该配备书法教师1500余名,但现在只有专职书法教师400名。

  苏士澍认为应该解决书法老师的职称和编制问题,吸引更多的书法人才投入到书法教学中。普及青少年的书法课,在解决师资力量的同时,苏士澍还认为应提升少年儿童对汉字的认知度。

  斯坦尼斯拉夫斯基(1863—1938)是前苏联杰出的戏剧艺术家,世界著名的戏剧和电影理论家、教育家。他创立的集表演、导演、戏剧教学和方法于一身的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系,素有“戏剧创作的百科全书”之称,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全面完整的戏剧电影表导演体系,对世界表演导演艺术的影响广泛而深远。在联合国公布的第一批世界文化名人中,戏剧领域仅有的两人即莎士比亚和斯坦尼斯拉夫斯基。

  “拼音能够让孩子认识汉字,同样字形、字意也能够起到认识汉字的作用。”在苏士澍所著《写字写自》中,他将所选的汉字通过甲骨文、行书、草书、小篆等形式展示,还通过字解、本义、成语、诗句等形式进行发散解释。

  “乐在感字、乐在识字,乐在玩字”,苏士澍说,设置汉字体验馆对青少年认识和书写汉字有很大的帮助。目前,汉字体验馆已在北京、山东等地落户,苏士澍告诉记者,西南地区最大的中国汉字体验馆将设置于四川省博物院。(完)

申博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新闻:
网友推荐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www.quicklol.net 武威新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