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威新闻网 | 武威信息港,武威门户,武威新闻,武威论坛
当前位置:武威新闻网 > 高清动态 > 正文

台湾工商时报:从希腊危机预见台湾未来 日本人为何每天都“口罩不离身”

  6月19日电 台湾《工商时报》19日发表社论说,如今,希腊与欧元区濒临决裂时刻,台湾政坛蓝绿阵营对垒也到了玩命关头,从希腊危机预见台湾未来,其结果令人心惊胆颤。

  文章摘编如下:

新华侨报:日本人为何每天都“口罩不离身”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以希腊为鉴”,这个主题在最近5年已成老生常谈,然而言者谆谆,听者藐藐。世人眼见希腊一步一步走上覆巢破卵之路,民众眼见台湾“轻赋税重福利”的财政失衡一年一年恶化。如今,希腊与欧元区濒临决裂时刻,台湾蓝绿对垒也到了玩命关头,从希腊危机预见台湾未来,其结果令人心惊胆颤。

  从2010年初希腊引爆欧“猪”危机,与全球金融风暴产生“共伴效应”以来,欧美日央行洒钱救市、金融市场激烈震荡已成新常态。发展殊异的是,美国QE(量化宽松)早一步功成身退,联准会(美联储)可望在今年内以升息宣示战果。日本惊遇3.11大震,却迎来安倍政权的强势复活,为失落廿年的经济探求逆转胜的契机。反观欧元区,希腊始终是个烫手山芋,时至今日,更成了全球的不定时炸弹。美国联准会主席叶伦近日即警告,希腊与债主的协商若破局,将对全球经济造成巨大骚动与冲击。

  同样的5年,不论是美国的以邻为壑、日本的绝地求生,还是爱尔兰的奋力摆脱欧“猪”污名,在在显示只要有心,任何危机都可能化为转型契机。而这里所指的“有心”,固然与实力强弱有关,但与民族性与爱国心的关联性更大。

  希腊危机足供台湾警戒之处甚多:

  其一、粉饰财政,心存侥幸:希腊从一开始就是靠作弊才得以加入欧元区。千禧年初在美商高盛(Goldman Sachs)协助下,希腊透过两次货币互换方案,大幅降低外币计价的债务规模,终于将政府赤字占GDP比重压到3%的入会标准。遗憾的是,一旦成为欧元区会员,希腊不仅没有正视政府债务统计失真的积弊,反而大钻欧元区“事前从严,事后从宽”的审查漏洞,以致债务占比年年超标,终于引发燎原之灾。

  对照台湾,民间超额储蓄年年攀升,但“政府”举债规模却不断扩大。尽管财政部门一再强调目前各级“政府”1年以上非自偿债务占前三年度GDP比重为39.93%,低于台湾法定债限50%,但外界估算,去年底当局与“地方政府”潜藏负债超过18兆新台币,若加上各级政府的长期债务与短期借款,“政府”总负债已逾25兆新台币,等于人均背债107万元新台币。

  如果台湾自恃外债甚低、民间富裕,不会像希腊般被国际债主追打,因而迟迟不愿面对“政府”财政恶化的事实,必然债留子孙,慢性自杀,结局可能比希腊更惨。

  其二、既得利益阻扰,改革缓其所急:欧债危机后,希腊被迫撙节改革以换取国际三巨头纾困,于是冗员充斥的公部门展开裁员减薪、延后退休年龄并限缩退休金规模;另一方面,政府大征富人税,以期另辟财源。然而残酷的是,希腊有钱人大难来时各自搬钱逃税,而公部门改革又面临激烈街头抗争与死谏,最终导致撙节派的前任政府被选票拉下台。

  对照台湾,债务危机虽未迫在眉睫,却不可谓不急。诚如“财政部长”张盛和日前在“长照法”三读之后所言:社福支出根本难以维系,财政快要撑不下去了。旧福利改革不动,新福利又不断加上来,占总预算比重已高达23%,台湾就算有金山银山,也终有坐吃山空的一天,更何况现实是寅吃卯粮!

  旧福利改革不动,又以关中在“考试院长”任内力推的年金改革为代表。自从他去年8月卸任后,此一攸关公部门退抚改革的“新政”被搁置,只因为去年底有九合一选举,而明年初又将有“大选”。然而,根据财政部门统计,2015年度当局总预算 19,596亿元新台币,法定的退抚支出就高达1,418亿元新台币,相当于7.2%。这种世代分配不均,一如贫富差距扩大,若不早日矫正,势将成为社会浮动的变因,进而冲击政局的稳定。

  其三、新政府出硬招,外交以小抗大:希腊民众不堪勒紧裤子的痛苦,在今年初选出年仅40岁的齐普拉斯出任总理,极左与极右在“反撙节”大旗下齐声鼓噪,摆出“会吵的小孩一定有糖吃”的姿态,一会儿要向德国追讨已不存在的二战赔偿,一会儿又要纾困三巨头(国际货币基金、欧洲央行与欧盟)让利。不过,几个月对外谈判下来,希腊新政府这套交涉策略不仅四处碰壁,更已把自身逼到“脱欧”的悬崖边缘。

  5月21日电 日本新华侨报21日刊文称,走在日本街头你会发现,无论是打扮时尚的年轻男女还是身着制服的工作人员,都爱戴口罩。这让不少外国人难以理解,日本环境是出了名的干净,又没有什么大规模的传染疾病,为什么要每天“口罩不离身”呢?其实,日本人戴口罩除了单纯的注意卫生之外,还有些特殊原因。

  文章摘编如下:

  众所周知,花粉症堪称日本的“国民病”。据统计,日本约有3000万名花粉症患者,也就是说每四个日本人中就有一个患有花粉症。日本首相安倍也没有能够逃过花粉症的困扰,称自己哪怕是说到杉树的花粉,“眼睛都会不由自主地开始发痒”。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日本为了预防山体滑坡等自然灾害,大面积栽种了价格低廉且生长周期短的杉树。没想到,30多年后,杉树授粉季节首次到来,大批日本民众出现了对花粉过敏的现象。从此之后,每逢春季到来,日本的各大医院都排满了花粉症患者。

  患者会出现眼睛红肿、鼻塞流涕的症状。一些重症患者甚至因此无法入睡。直至目前,花粉症都没有有效的根治方法,可以说是每年定时折磨日本国民的“绝症”。为此把“罪魁祸首”杉树全部砍光显然不现实。日本国民无奈只能自己采取预防措施,因此口罩成了花粉症患者的春季基本装备。

  不过,花粉症再严重也只是几个月。剩下的日子里,带着口罩的日本人也依然不在少数。这些人戴口罩可不是为了阻隔花粉。日语中有个词叫“装饰口罩”。指的就是这种并不是单纯为了卫生等身体原因而戴口罩的行为。这同一些年轻人虽然视力正常却喜欢带着眼镜框一样,是把口罩当作装饰物了。

  日本的一家网站曾就“装饰口罩”做出调查。在受访的7583人中有72.1%的人有佩戴口罩的习惯。另据调查,在佩戴“装饰口罩”的人中,41.2%为20岁以下的女性,28.8%的人为30岁左右的女性,24.3%的人为20岁以下的男性。可见“装饰口罩”在日本年轻人中的普遍性和高人气。戴“装饰口罩”的理由也是多种多样,有的为了皮肤保湿,有的为了显脸小,更多人则是把口罩当作了人际交流中的保护伞。

  这白乎乎的口罩把五官都遮得差不多了,能起到什么作用?一家口罩公司的工作人员表示:“以前人们通过带墨镜来隐藏素颜,戴上口罩后只有眼睛露出来,掩藏的面积更大。” 正因如此,口罩,成为了不少年轻人在人际交往中的面具甚至是盾牌。

  对照台湾,马“政府”两届任期,不是没有理想,亦非不想有所作为,却因为太想讨好所有人,以致决策反覆。连其任内最自豪的两岸开放路线,也被一场戏剧性的3.18学运给锁到“仇中黑箱”内。

  我们要提醒的是,“片面仇中”在岛内或有卖点,但出了台湾,终于要面对重重挑战,不可能徒以空泛自嗨的言论慑人,而无视陆美平起平坐的现势。

  在口罩的遮掩下,他们可以更加放松的与人交流。青少年心理学家藤卦先生认为与人打交道的时候,双方会通过面部表情来判断对方的喜怒哀乐,而戴上口罩,就可以省掉这些了。”一些人因此还患上了“口罩依赖症”。口罩成为他们“隐藏内心”的一种手段。一旦摘下口罩便会对周围环境过分敏感,担心自己的样貌让别人不舒服,害怕与别人对视,出现诸如心跳加速、流汗等反应。这样看来,“口罩依赖症”也可以称得上是“国民病”了。

  想不到日本人戴起口罩的背后,不仅有身体原因,还有心理原因。只是,口罩制作的再精美,终究不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如何让年轻人人不再惧怕与人交流,将口罩下的脸自信的亮出来,现在看来,可能比砍伐杉树治疗花粉症更困难。(蒋丰)

本文由365bet官网http://www.lzcjwh.com/原创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新闻:
网友推荐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www.quicklol.net 武威新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